联合早报

印尼大选几近落定 “反中情绪”亦可终了


 新闻归类:国际视野 |  更新时间:2019-04-20 07:35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周三(4月17日),印尼上演了全球最大规模的单日选举。逾1.9亿合资格的印尼选民8小时内完成投票,现在正进入点票阶段。根据印尼多家民调机构调查显示,寻求连任的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 (Joko Widodo,也称Jokowi) 的得票率约为56.7%,以逾10%的优势领先对手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两位候选人于5年之后再度交锋,不免令外界产生上一届大选重演的观感。与此同时,“反中元素”在此次印尼大选中亦再一次出现。

回顾2014年大选时期,印尼国内不乏有关于佐科维多多具有中国人的血统、称其为共产党员等传闻,而5年过后,类似的传闻依旧在这次印尼大选中屡屡不绝。

就在3月份,一则消息引起了印尼的舆论热议。该消息称在印尼北部港口出现七个来自中国的集装箱,每个箱子皆装满了已经标记支持佐科维多多当选总统的选票。不过,随后印尼警方证实,该消息实为普拉博沃的支持者所散布的谣言。

在竞选过程中,普拉博沃本人将抨击佐科威的亲华态度作为宣传的重点,他多次在竞选活动上称,佐科维多多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向中国靠拢,更是出卖国家的行为。

普拉博沃指出,佐科维多多所允许的中资项目,造成了数百万的中国工人涌入印尼,有损印尼的利益,誓言在当选后将严格审查中国在印尼的投资项目,一度煽动支持者的“反中情绪”。

不过,根据BBC报道,如若按照印尼所颁发的中国籍人员劳工许可证的数量上看,2018年当局颁发的数量约为3万本,而2017年中国籍劳工获得印尼官方的劳工许可证约为2万5千人,远远低于普拉博沃所说的数百万人。

而印尼选民的“反中情绪”之所以能够被煽动,一方面,部分印尼部分民众将失业归咎于中国劳工的湧入;另一方面不乏有印尼华裔变得愈发富有而令本土人心生不满。

实际上,不仅仅是印尼,纵观亚洲地区的选举,诸如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家,在选举时期往往都会有「反中情绪」的浮现。然而,再回顾他国的例子,亦会发现,尽管当前印尼的「反中情绪」浮上台面,实际上却是一种「选举语言」。不管是哪一位候选人,不管候选人运用何种选举宣传方式,印尼与中国的配合将愈来愈多。

去年,马来西亚大选时期,现任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Mahathir Bin Mohamad)作为候选人也大打中国牌,批评纳吉政府引入的中国投资项目对马来西亚人造成不公,声称上任后会严格审查中国在马投资的项目,以此吸引马来选民的支持,更在上任后不久搁置与中国“一带一路”合作的“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彰显自己兑现竞选诺言的形象。

而就在本周一(4月15日),马哈迪宣布重启与中国合作的东铁项目,称该项目一旦建成,可以给马来西亚带来利益。显然,马哈迪当前作为马来西亚的执政者,其考量已经有所改变。

马哈迪在“一带一路”问题上的反复,一方面是其政府对大马预算的重新评估,反映了“一带一路”倡议在过去6年间高速扩张过程中存在的“冒进”问题;而另一方面,在竞选时期,马哈迪此举也是为了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作为一个执政者,马哈迪深知“调整是需要的,推进亦是必要的”,从马来西亚的利益出发,倘若不参与“一带一路”,反过来将使马来西亚由此失去发展的良机。

对比普拉博沃与马哈迪在煽动选民“反中情绪”的言论时,可以发现,两者的话术极为相似。

面对佐科维多多在国会愈发上升的势力,普拉博沃需要尽可能地争取小党派和摇摆派的支持;特別是选举法律为政坛推举候选人设置了“高门槛”:政党需要在国会占有超过20%的席位,或是在上一届立法选举中获得超过25%的选票,才符合推举总统候选人的资格:这样就意味着普拉博沃需要泾渭分明地提出与佐科维截然不同的表态,方能争取到小党派的支持。而“中国牌”便是最合适的策略选择。

印尼不乏“反中”的历史,1998年的黑色五月暴动,令数万印尼华裔受到有组织的虐待与迫害。在那过程中,印尼政府及军方之所以采取默许、不作为的态度,乃至直接参与策划,也是因为彼时印尼处于亚洲金融风暴后的动荡时期,政府需要一个释放民怨的渠道,而掌握大量社会资源的华裔精英少数族裔自然是最合适的选择。

放眼当下,恶意针对似乎已成为过去,针对华裔的成本大幅上升,针对中国更是与投资和发展机遇过不去。不过,将“中国”包装成一个政治议题,于大选期间加以炒作,这却是成本极低的竞选策略之一。

不过,拋开选举包袱,印尼政客皆明白一个现实:印尼的基础设施建设仍然落后,而仅凭印尼的国力难以承担国内的基建成本。如印尼最大港口丹戎不碌港,由于基础设施的落后,导致运营成本过高且效率低下,造成了不少经济损失。而印尼的最大港口尚且如此,更不论其它港口的景况。

2012年,印尼发布总统令,计划于十年内完成对丹戎不碌港的扩建工程。不过,由于印尼政府的资金匮乏,造成该项目的屡次搁置,仅仅是第一阶段的工程建设,已由2014年推迟至2017年才得以完成。

而佐科维多多上台后亦提出将丹戎不碌港打造成新的东南亚枢纽,但是显然,印尼政府在丹戎不碌港的扩建工程上已经受到诸多困难。而印尼政府亦看到了“一带一路”倡议与丹戎不碌港口发展定位的契合之处,中方于2017年向丹戎不碌港扩建工程提供5.9亿美元的资金,推动了印尼政府港口改造的步伐。

实际上,“一带一路”倡议讲过6年的拓展期之后,接下来将会是“一带一路”项目得到更为具体落实的沉淀时期。如“一带一路”项目参与印尼链接首都雅加达和万隆之间约140公里的高铁项目,在过去几年曾因为受到土地征用问题等因素造成延误。对于印尼政府而言,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推动该高铁项目的完成,本身是改善印尼基础设施的重要需求。

这也是“反中情绪”只会是选举阶段的炒作,而不会影响到两国未来合作愈发紧密之趋势的原因。

更何况,放眼于整个东南亚区域,印尼与中国的发展不仅仅是“一带一路”,还在于印尼作为亚细安的唯一一个大国,在亚细安中扮演著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领袖地位。因此,印尼与中国合作的重要性,不仅限于经贸合作,更在于一起完善多边合作框架,推动东南亚区域争端调停机制的完善、以及推动政经合作等诸多区域重要议题。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