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日本昭和模式神话失灵 冻结了的三十年


 新闻归类:国际视野 |  更新时间:2019-04-02 10:42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作者:伍振中

日皇明仁定于本月底退位,由儿子德仁继任,日本政府将于今天中午宣布新年号。日本作为唯一一个沿用年号的国家,平成这三十年对于日本人而言,就是一个划分的时代,社会近日也扬起一片怀缅之情,对于他们爱戴的明仁天皇也感不舍。

日本每年都会挑选年度汉字,去形容或总结一年的景况,若要为平成年代冠上一个形容词,不知道他们又会选什么呢?

1989年,日本三菱房地产公司并购了纽约市内财富权力象征之一的洛克菲勒中心,这年,日本资金几乎“买下”了整个曼哈顿。时间转眼间到了2019年元旦,纽约时代广场举行的跨年倒数活动,《纽约时报》大厦高处写有年份数字的灯箱背后广告牌,屹立了十余年的“TOSHIBA”(东芝),换上了中国“抖音”的广告。东芝终止了该广告位的合约,因无法负担如此昂贵的广告费用,无奈于纽约地标卸下了品牌的名字。

这三十年,正好是日本的平成时代,企业从一开始乘着昭和景气,雄霸海外市场,到今天普遍面临着严峻的产业挑战。大和民族团结打造的经济神话,是否已经在平成步入垂暮?

自二战结束之后,日本虽是战败国,但在美苏两极冷战阵营的归边下,日本在战后初期得到了美国的大量援助,加上日本政府引导的重工、能源生产,造就了*神武景气、岩户景气及伊奘诺景气,这些亦是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昭和记忆。此时日本企业及产业的扩张规模,在世界一时无两。

神武景气:指1954年至57年的经济发展高潮,得益于战后复兴的工业投资。

岩户景气:指1958年至61年,此时期奠定日本经济神话的基础,大量企业生产汽车、家电,倾销海外。

伊奘诺景气:指1965年到70年的连续五年经济增长期。日本中产阶级膨胀,私家车、冷气机、彩色电视机普及,此时日本已成为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

直至平成年代(始于1989年1月8日),日本经济一度进入前所未有的泡沫经济高峰期,全国为之激情,当时国民甚至寄有日本不动产价格“不会倒”的幻想。但随后在1990至92年间,股票及房地产市场的泡沫陆续爆破,土地、房屋、资产价格急跌,从此定调了往后三十年“平成迷失时代”的经济低气压景况。

“日本制造”是高品质与声誉的代表,由新干线铁路技术,到每家每户都有的白色家电,都是昭和时期高技术产业的杰作,至今仍是日本经济中的竞争优势。然而,近几年接连爆出的造假风波,威胁着辛苦经营五十年的“日本制造”的金漆招牌。

2017年,逾百年历史的神户制钢公司被揭发造假丑闻,轰动全球。神户制钢生产的铝铜材料,供应给全球超过500间汽车、飞机制造等相关企业,当中包括福特、丰田、日产、万事得等知名大车厂。有日媒揭发神户制钢自2007年开始,篡改产品的质量检测数据,甚至有报道称,神户制钢的部分工厂早在50年前就生产未达标准的产品。

经历半世纪的昭和景气,平成时代可以说是日本高速经济发展后遗症的展现时期。日本企业经营的特点,在于强调稳定的企业组织及人事管理制度,譬如战后企业多数实行的“终身雇用制”,是昭和年间造就日本制造业急促膨胀的推动力。可是,这引致日本大型企业固步自封的后果。在平成时代,不良反应陆续显现:上一代员工长期占据管理层职位,昭和时代的成功让他们普遍不敢冒险革新;而在日本企业普遍在平成时代低迷的情况下,新一代员工的职场待遇变差,以往日本职场文化着重的公司忠诚度自然降低。

昭和年间,雇员长年忠于一间公司,随着年资而加薪、升职,直至退休为止。但实行终身雇用制,对一间企业的财政开支带来很大负担。员工流动缓慢,但工资不断上涨,故企业聘请职工的成本只升不跌。终身雇用制稳定企业架构,间接造就制造业繁庶及近半世纪的经济奇迹。

但当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爆破,很多企业的收入大幅减少,再也无法应付终身雇用制带来的长期开支,于是很多人被裁,无业者的数量越来越多。根据日本总务省发表的数据显示,日本转职人口从2012年35万人,增加至2017年的310万人,上升接近九倍,兼录得连续7年的上升趋势。日本新一代年轻人似乎希望摆脱过往终身雇用制,试图革新企业文化。

近几年的造假风波是老牌企业经历时代变迁后,营运失灵,墨守成规的表征。除了神户制钢事件,还有东芝的会计假帐风波、高田、三菱产品数据造假等等,都让人担心日本的老店品牌,再也守不住过往辛苦打造的金漆招牌。日本企业在二十世纪赖以成功的“昭和模式”,明显未能应用于平成时代,日本制造业在平成三十年的低迷,绝非无因。

亦因如此,很多人称这三十年是日本“失去了的一代”。

香港公开大学日本研究讲师潘文慧表示,无业者的数量提高,导致了日本各种社会现象。而这些现象又无益于持续推动国内经济,最后致使发展一直停滞。

“你要知道,日本人的大男人主义很强,很多人被裁后不敢回家,觉得无法向妻儿交代。”尤其是一些离乡別井“上京”(前往东京寻求工作机会)的人,他们不敢回到乡下,于是便就留在大城市,成为无家可归的人。“你见到在新宿车站,有些人会叠起纸皮箱,睡在街边……也有些人会到网吧、24小时漫画铺过夜。”

经济不景气也让日本国内出现*尼特族、隐闭青年……他们毕业后不想继续找工作,或不想投身一个常规的社会里面,于是匿在家中长时间不到户外,社交能力低下,长期活在网络世界──而这些都是适龄的劳动人口。

尼特族(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NEET):是指不就业、不升学、不参加职业培训的青年族群。名词最早源于英国。他们多依附家人,没有自行谋生能力。而且他们大多数是适龄工作的中坚劳动力人口,当尼特族现象越趋严重,经济上的劳动力短缺问题恶化,同时也增加政府的公共开支负担。

潘文慧认为,与其说平成时代是“迷失的三十年”,倒不如说它是“冻结的三十年”。时间静止了,社会经济没有进步。日本人觉得自己日常起居的日用品价格,不是转变了很多。但当他们到海外旅行,总会觉得外面的价格很贵。

平成时代横跨两个世纪。二十一世纪,互联网世界产生前所未有的全球集成,资讯、劳动力、资金的流动很容易被全球化链条所牵动。不过,日本有一个根深柢固的传统,就是经常怀着“岛国”心态。他们认为,岛国的居民不需要经常与外界接触,所以他们很“排外”。

“他们不是不想和人接触,而是不知道怎样与人接触。他们觉得主动与外国人接触很困难。”潘文慧说道。他们自己是大和民族,认为民族里面的人自己和谐就可以,所以见到日本传统大企业相当排斥海外员工──这亦是平成年间日本缺乏优秀劳动力的主因──因此这三十年的经济,好像没什么进步过。

这十多年来,中国与韩国在互联网及创新科技产业上的成绩十分亮眼。与之相较,日本企业在这方面似乎并未继承昭和年代赖以成功的创造力。21世纪爆发的互联网信息革命,以硬件及零部件制造见称的日本企业也好像未有捉紧时代变迁的节奏,在智能电话、物联网应用、5G网络建设等等,都未见到有日本公司可以在竞争激烈的环球市场上分得一杯羹。

安倍政府最新提出了一个名叫“Society 5.0”(社会5.0)的智能社会科技创新战略,希望利用科技创新发展解决日本少子老龄化、人口结构老化导致劳动力不足等问题。你说日本政府很有远见吗?潘文慧却说它很“落后”。

她认为,虽然日本政府想到“Society 5.0”这个科技创新策略,并且举到智能手机付款等等“高科技”,但想深一层,这些东西在其他国家已经很普遍,而且做得很成熟。譬如在中国,“不用现金付款”这东西已不是新鲜事。反而日本政府还觉得这东西很新鲜,希望在未来推广“智能支付”、“遥距点餐”……但大家都知道这不是“很先进”的东西。

不过,观望“后平成年代”的日本产业发展,潘文慧相信,日本软文化的持续输出会是新路。日本动画(Anime)、漫画(Comics)与游戏(Games)(ACG)等软文化实力仍然很强,深受海外支持者拥戴。此时的日本文化产业,几乎像昭和时期的百货业般兴盛。

潘文慧坦言,的确很难实际估计,未来哪一种产业可以让日本持续发展经济,但日本首先要保持传统文化内核,才能使整个国家继续向前行。要知道,过去能够造就大和经济奇迹的,就是依赖着日本传统价值观的传承。平成年间出现好几次天灾,包括东日本大地震,其实都刺激了日本人重拾自己的传统价值观,包括现在日本人经常掛在嘴边的“现代武士道精神”。

如果日本失却这些传统价值,跟西方文化一模一样,没有自己独特之处,那就不能向前发展。“虽说全球化,但你总不能失去自己的特色……不然就好像香港的商场般一式一样,没有个人特色了。”

访问末段,记者向潘文慧提出了一条问题:如果要用一个形容词,形容整个平成时代的日本,哪个较为贴切?潘文慧笑了一笑,说道“平成”这两个字,本就是整个时代的最贴切形容词──“平平稳稳地成长”。

“天皇明仁以前提过,希望平成这个时代是‘平和的时代’。现在看回来,他也做到了……日本算是安稳地渡过这三十年了。”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