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朱颖:全球化阴暗面-——依赖关系武器化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19-08-12 08:20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全球化塑造了一个各国相互依赖的世界,国家与国家、企业与企业都存在着相互依赖关系。新自由主义用相互依赖描述战后国际关系的基本特征,其代表人物是基欧汉(Robert Keohane)和约瑟夫·奈(Joseph Nye, Jr.)。1977年,他们在合著《权力与相互依赖:转变中的世界政治》(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World Politics in Transition)中创立的相互依赖理论,对今天的国际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相互依赖的核心是合作,国际关系的实质是合作。但是现实主义学者吉尔平(Robert Gilpin)认为,相互依赖产生了一种可供利用和操纵的脆弱性。

现实世界既证明了相互依赖导致合作的事实,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的不断涌现,就是国际合作的证明,但不少国家利用相互依赖去制裁对方的案例层出不穷,相互依赖被当作武器使用,军事武器很少使用了,但相互依赖却被武器化了。这就是“依赖关系武器化”(Weaponized Interdependence)。

国际关系史上一直存在一国利用依赖关系对付另一个国家的事例,比如,英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几乎垄断了与国际贸易相关的通信基础设施,并制定了广泛的计划,利用这种垄断去破坏对手的经济,将全球贸易体系武器化。今天是高举全球化旗帜的时代,近几年出现的“依赖关系武器化”事例,无疑对全球化蒙上消极的阴影,使不少国家开始对全球化产生的依赖关系产生警惕。

日本经济产业部7月1日宣布,从7月4日开始限制向韩国出口用于电视、智能手机中有机发光二极管(OLED)显示器部件所必须用到的氟聚酰亚胺、半导体制造过程中所必须使用的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等三个产品。据韩国国际贸易联合会统计,韩国从日本进口的光刻胶和氟化聚酰亚胺,分别占进口总量的91.9%和93.7%。这就是说,韩国半导体产业高度依赖日本,日本在两国关系紧张时刻使用了“依赖关系武器化”。

乍看,安倍好像在模仿特朗普,仔细观察,芯片和大豆在中美贸易战里都被“依赖关系武器化”。往前追溯,俄罗斯也一直频繁使用“依赖关系武器化”,本文不细说俄罗斯,回到芯片和大豆上来。

手机和通信设备都是全球供应链的产物,根据2018年华为所披露的92家核心供货商名单,美国供应商占33家,其中包括提供芯片的英特尔、赛灵思、高通、博通等。如果这些企业向华为断供,将把华为置于极度困境中,肯定会影响华为朝全球供应链高端攀升的步伐。华为是中国引以为傲的企业,美国打击华为旨在遏制中国在5G领域的优势。

中国以大豆为报复手段,打击特朗普的选民基础。中国是美国大豆最大的买家,美国对华出口占美国大豆总出口量的60%。2017年美国对华出口大豆为3170万吨,2018年降至830万吨,下降了74%。2019年6月,美国农业部长珀杜承认,美国农民是中美贸易战的“牺牲品”。

大阪峰会再次演绎芯片和大豆的“依赖关系武器化”。中国选择在两国元首会面之前向美国购买54万吨大豆,这是自2018年3月以来,中国所购入的最大数量。大阪峰会缓和了中美贸易战的紧张气氛,特朗普宣布说,美国企业可以向华为出售他们的器材,但条件是不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7月中旬,中国购买了5万多吨美国高粱,同时取消进口9853吨美国大豆。中国应该是向美国承诺购买更多的大豆,因为依据7月11日特朗普的说法,中国尚未履行承诺购买美国农产品,这令美国感到失望。中国停止购买美国大豆的原因,一定是美国没有实质上解禁华为。

“依赖关系武器化”让全世界看到了相互依赖的脆弱性,一旦彼此关系恶化,依赖关系就被当作武器来制裁对方。依赖关系应该促进合作,但也导致警惕性,并成为摩擦的手段。中国的稀土再次凸显“依赖关系武器化”的特性。2010年中日因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的主权纠纷,使用稀土制裁日本。欧盟和美国为此事在世界贸易组织起诉中国,2013年和2014年世贸组织两次裁定中国违规。最近,稀土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一个焦点。

7月17日,中国军方专家金一南在中国中央电视台《一南军事论坛》节目上指出,美国防部6月27日发表评估稀土能力的文件说明美国已陷入焦虑,2018年中国稀土产量12万吨,占全球的62%,不但产量独占世界鳌头,稀土的冶炼分离技术也几乎由中国独家掌握。金一南的言下之意,就是中国另一名专家金灿荣所讲的两张“小王”中的一张稀土牌。

希望中国不要使用稀土牌,如同希望中美经贸关系不要脱钩一样。稀土牌的作用与芯片牌有本质差异,美国不缺稀土,其他国家也会向美国提供稀土,但英特尔这类企业的芯片是完全没有替代品的。对依赖关系脆弱性的忧虑,自然会导致自力更生思维的产生,这就是“中国制造2025”的初衷之一,中国希望能摆脱对西方国家技术的依赖。

关键是,在全球化时代,一国能否真正做到不依赖外国?芯片巨头英特尔在全球100多个国家拥有超过1万6000家供应商,如果英特尔包揽所有的生产环节,不就可以通吃天下吗?中国的关键是能否“做好自己的事”?前一个关键是做不到的,后一个关键是可能的。“做好自己的事”也做不到不依赖外国,走人类文明的共同道路容易化解“依赖关系武器化”的难题。

(作者是中国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现实世界既证明了相互依赖导致合作的事实,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的不断涌现,就是国际合作的证明,但不少国家利用相互依赖去制裁对方的案例层出不穷,相互依赖被当作武器使用,军事武器很少使用了,但相互依赖却被武器化了。这就是“依赖关系武器化”(Weaponized Interdependence)。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